您现在的位置:2020开奖结果特马料查询 > 学科站点 > 地理 > 正文内容

面对毛泽东错误指责周恩来为何不翻脸?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0-02-06 浏览次数:

  
 

   毛、周早已作古,离我们也已渐行渐远。 但人们总还在问一个问题:面对毛的错误指责,周恩来为什么不翻脸?年轻人问得最多,而如季羡林先生这样阅世甚深的百岁老人,也爱问这个问题。

  
 

   可见,这是国人心中解不开的一个结。

  
 

   本文摘自《梁衡红色经典散文选》,梁衡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在中国现代政治史上毛泽东和周恩来两个伟人,是一种很特殊的合作关系。 两人才华出众又风格各异,长期合作,又和而不同。 毛大气磅礴,开天辟地;周缜密严谨,滴水不漏。 毛于党于国,功比天高,但难免霸气逼人,后又铸成大错;周为国为民,竭尽绵薄,总是隐忍负重。

  
 

   于是在长期的斗争与合作中,就有一种怪现象,党外朋友与毛拍案相争者有之,如马寅初、梁漱溟;党内高干与毛据理相抗者有之,如彭德怀、张闻天。 而自遵义会议之后,周作为毛长期的实际上的第一助手,无论毛如何行事,都唯命是从,逆来顺受。

  
 

   毛、周早已作古,离我们也已渐行渐远。

  
 

   但人们总还在问一个问题:面对毛的错误指责,周恩来为什么不翻脸?年轻人问得最多,而如季羡林先生这样阅世甚深的百岁老人,也爱问这个问题。

  
 

   我们多次见面,总不离这个话题。 可见,这是国人心中解不开的一个结。

  
 

   我自1998年总理诞辰一百周年纪念时发表《大无大有周恩来》以来,总有人在向我提这个问题。 细想起来,这里有作风、性格、策略、政治智慧诸多因素,而且这也不只是毛周之间特有的现象,古今中外的政治史上大有其例,也都离不开这种组合。

  
 

   一、翻脸要有条件和资格一般老百姓所说的“翻脸”之事,大都是指新中国成立之后现已被历史证实了的毛错周对的事情,如经济方针之争,“文化大革命”之争。

  
 

   但其时,周虽手握真理却无实权,已失去与毛翻脸力争的条件和资格。

  
 

   翻脸是什么?就是其一,痛感对方之错,决不苟同,毫不忍让;其二,如不能认同和解就一刀两断,分道扬镳,各奔东西。

  
 

   当两个人的力量、地位平等时,这好办,当断就断,再不见面,顶多只是感情损失;但是当两个人的力量悬殊很大时又另当别论。 如一个小孩子对父亲,要翻脸就不大容易。 虽事有所悖,理所不容,甚至到了恩断情绝的程度,但一个孩子既不能改变家长的错误,又不能离家独立生存,翻了以后又将如何?只有隐忍。

  
 

   毛泽东是开国领袖,是共和国的国父。

  
 

   新中国成立后他在全党全国的地位如一家之长。

  
 

   这个地位和势态是历史形成的。 政治者,势也。 如军事大势,经济大势,又如山洪、海潮等自然之势。 事物凡一成势,任何个人之力都难挽回。

  
 

   而且往往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一时很难看清、说清,更不用说坚持和反对了。 我在《领袖如父》一文中曾谈到这种复杂的关系,兹录一段如下:关于领袖、政党,列宁曾有一段著名论述:“谁都知道,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阶级通常是由政党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所组成的比较稳定的集团来主持的。 这都是起码的常识。

  
 

   ”一个党、一个国家不可能没有领袖,领袖缔造、领导这个国家,就像父亲在家庭里的地位,父亲是因血缘而形成统领地位,领袖是因思想之缘而形成领导地位。

  
 

   在长期的斗争中,领袖总结人民和社会的思想成果,形成一种思想,又将这种思想再灌输到人民中和事业中,再总结,再灌输,上下循环,如河川经地,似血脉布身,就与人民、国家、民族建立起一种千丝万缕、血脉相连的关系。 一个国家、民族、政党必须统一在一种指导思想之下,这种思想常常就以领袖的名字来做标识。

  
 

   领袖属于这个群体,群体推举、选择和塑造一个领袖,然后再将群体在实践中所提炼出的思想交付给他,以之为灯塔、旗手,而旗手只能是一个。

  
 

   所以邓小平说,毛泽东思想不是毛泽东同志个人的思想,是全党在斗争实践中的思想总结。

  
 

   也就是列宁说的,通常是由作为领袖的人来实现的。

  
 

   领袖与党、人民、国家、民族有了如此深的思想之缘,就如父亲与家庭的血缘一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可能一下子分清你我。

  
 

   当新中国成立之时,毛泽东走过万水千山,经历千难万险,已被全党接受为列宁据称的“领袖”。 他所以能力排众雄,越过陈独秀、瞿秋白、王明、周恩来、张闻天,一路大踏步走来,独领风骚,只因一条:就是实践检验,在无数次的流血、失败中,只有他的意见屡屡正确,一试就灵。 从具体的战斗、战役到与国民党斗法、与美国人斗法、与斯大林斗法,都无不铩其羽,而扬我威。

  
 

   我曾问过一位追随毛从延安到西柏坡又到北京的老人,我说:“周恩来不是长期专管军事吗?转战陕北彭德怀不是打了几个大胜仗吗?”他直摇头道:“他们和毛还是不能比,不能比,相差太远。 关键胜局都是毛亲自下手指挥。 ”逢毛必胜,有毛就灵,毛已成神,这是从1921年到1949年28年间血火炼成的信条,已成新中国成立初期周恩来这一班副手们和全党全民的习惯思维。 周从来没有想去挑战毛,历史上,周曾是毛的上级,在遵义会议前一直领导毛。 而历史证明其时的中央,包括周都错了,而毛对了;遵义会议之后毛更是得心应手,战无不胜,直至最后摧枯拉朽,如风吹落叶般在中国大地上抹去蒋家王朝。

  
 

   这中间,虽还有一个张闻天是名义上的总负责人,但毛都是实际上的决策人。

  
 

   周作为副手,眼见毛指挥若定,出神入化,威信日增,山呼万岁,更是心服口服。 新中国成立之后,时势变化,毛不熟悉经济,出现了错误,却不能自省自察,仍在挟历史之威,大刀阔斧地蛮干。 周分管经济工作,已见祸苗,心急如焚,虽屡提不同意见,但已无力回天。

  
 

   一是毛威望在身,大权在手,绝不会听他的。 二是这时全党、全国上下已视毛为神,任何一种反对意见,不用毛亲自来说什么,舆论就可将其压灭。 三是由于个人崇拜的推行,毛已开始喜听颂扬逢迎之词,于是我们最鄙视的、最不愿看到的历史上重复多次的“君侧不明”的现象出现了,康生、陈伯达、柯庆施,后来的林彪、江青集团,不断谗言蔽上,煽风点火。 在毛周围已渐渐形成一个风气不正的小环境。

  
 

   这时,周就更没有去翻脸力争的外部条件和氛围了。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